您好!欢迎您访问无锡云坤钢管有限公司网站!
产品分类 PRODUCTS
联系信息
    无锡云坤钢管有限公司
  • 电 话:0510-88268499、83051666
  • 手 机:13405784567、13405781234
  • 联系人:张经理
  • 网 址:www.jshjg.cn
  • 地 址:无锡市惠山区惠澄大道77号龙之杰钢材市场A幢130室

铁矿石谈判机制出路何在?

发布者:无锡云坤钢管有限公司  发布时间:2009/7/1  阅读:1034

铁矿石谈判机制出路何在?

编者按:<BR>  今年几乎是铁矿石谈判有史以来最为艰难的一年。<BR>  自从28年前国际铁矿石定价体系形成以后,铁矿石的价格形成在大宗商品价格形成体系中,一直特立独行。而从该体系形成至今,国际大宗商品的供需形势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铁矿石行业从原先的冷门行业,摇身一变成为当今最炙手可热的行业之一。反映在相关从业者身上的变化则是:那些从事铁矿石生产的从业者…
编者按:
  今年几乎是铁矿石谈判有史以来最为艰难的一年。
  自从28年前国际铁矿石定价体系形成以后,铁矿石的价格形成在大宗商品价格形成体系中,一直特立独行。而从该体系形成至今,国际大宗商品的供需形势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铁矿石行业从原先的冷门行业,摇身一变成为当今最炙手可热的行业之一。反映在相关从业者身上的变化则是:那些从事铁矿石生产的从业者们因为奇货可居,逐渐变得傲慢起来;而铁矿石的下游用户们,则因为铁矿石公司“漫天要价”,生存空间逐渐被挤压殆尽。
  时至今日,伴随着国际大宗商品形势的变化,沿用几十年的铁矿石定价规则是否还有存在的基础?如果没有存在的基础,那么铁矿石今后将如何定价?在这样一种假设下,中国钢铁企业该做好什么样的准备?

铁矿石谈判机制出路何在?

曹开虎
  
  6月10日,全球三大矿业巨头之一的巴西淡水河谷公司宣布,已与日本新日铁公司、韩国浦项公司达成2009年度铁矿石价格协议,粉矿合同价格下调28.2%,而在此之前,日本、韩国和中国台湾地区的钢铁企业也先后接受了力拓(Rio Tinto)粉矿33%、块矿45%的降幅。
  此时,首度代替上海宝钢集团、代表中国钢铁企业参与谈判的中国钢铁工业协会(下称“中钢协”)态度依然非常强硬,拒绝接受这一价格。谈判的前景笼罩在一片迷雾之中。

  28年的规则

  1981年,全球铁矿石定价机制正式形成。所谓全球铁矿石定价机制,是从每年第四季度开始,由世界主流铁矿石供应商与其主要客户进行谈判,决定下一财政年度铁矿石价格(离岸价格),只要其中任何一家矿山与钢厂达成铁矿石买卖合同,谈判即宣告结束,其他各家谈判均要接受此结果。
  从那一年开始至2007年的27年时间里,钢铁公司和矿业公司一直都遵循着这个游戏规则,在中国正式参与之后依然如此。
  在2002年中国钢铁业开始高速增长之前,中国钢铁企业并未参与到这个游戏之中,因为中国国内自产的矿石基本可以满足钢铁行业的需求,此外每年只需从国外进口少量的矿石。但是从2002年开始,中国钢铁工业开始了一轮高速增长。
  2003年底起,宝钢集团作为中国钢铁业的谈判代表,开始参与到铁矿石价格谈判中。于是谈判规则也随之发生了些许变化,但这并未动摇规则的基础——任何双方一旦达成,其他谈判方必须接受。变化的地方在于,谈判格局是三对三,即供方——澳大利亚的必和必拓、力拓和巴西淡水河谷,对需方——宝钢集团、新日铁和欧洲钢厂。
  自从宝钢集团参与到该游戏规则中后,铁矿石的价格连年上涨。其中,2004年长期协议价格涨幅为18.6%;2005年,国际铁矿石供应价格更是暴涨71.5%,中国钢铁企业为此多付出大约200亿~300亿元的进口成本;2006年,国际铁矿石供应价格再次上涨19%,让当年中国进口铁矿石成本增加了70亿到80亿元;2007年,国际铁矿石供应价格亦上涨了9.5%。在这4年时间中,宝钢集团只在2007年取得了“首发价”。
  从2008年开始,谈判发生了显著变化。2008年2月18日,新日铁率先与淡水河谷公司就2008财年两种铁矿石基准价格达成协议,其中南部铁精粉涨65%,卡拉加斯粉涨71%。这改变了以往“同品种同涨幅”的惯例。有人打破游戏规则,就会有更多人不遵守。当年,“两拓”并未接受“首发价”,而是获得了更高的价格,在随后的时间里,“两拓”粉矿、块矿基准价格上涨79.88%和96.5%。
  有了被打破的先例,2009年,游戏规则面临彻底破裂的威胁。从去年岁末谈判以来,一直到今年5月末才达成首单。这也是铁矿石谈判以来,唯一一次在4月以后达成的协议。尽管如此,中国钢铁企业和欧洲钢铁企业因为损失惨重表示无法接受“首发价”。中国钢铁企业的态度成为游戏规则是否彻底破裂的关键。

  逐渐崩塌的基础

  根据中钢协的统计数据,从2003年至2008年,国际铁矿石公开价格已连续6年上涨,其中澳矿和巴西矿累计涨幅分别达到410%和376%。而中国钢铁企业的生存却每况愈下,中钢协常务副会长罗冰生告诉CBN记者,总体来说,国内市场钢铁价格处于总体下滑的状态,当前钢材价格已经低于1994年价格水平。
  在中国钢铁企业生存都难以得到保障的前提下,铁矿石公司依然漫天要价,这是钢铁企业不愿意见到的。中钢协认为,力拓与新日铁谈出的“首发价”,将造成中国钢铁生产企业全面亏损,因此不能接受,不予跟进。
  中钢协顾问吴溪淳在一次钢铁行业论坛期间甚至表示,矿山公司不顾情谊,漫天要价。
  吴溪淳所指的矿山公司不顾情谊,是对比2002年以前尤其是上世纪矿山公司的悲惨处境。“那个时候,矿山公司都是求着我们买,那个时候我们帮了他们多少忙?”吴溪淳说,“现在呢,情况发生变化了,翻脸不认人了。”
  尽管钢铁从业者们对三大矿山公司的行为感到愤懑,但来自双方的话语权变化影响着游戏规则。
  质疑者认为,在现今由市场来决定价格的大环境下,几家公司高管在一起展开秘密谈判从而决定价格的机制已变得非常脆弱。

  定价机制的命运

  从去年开始,必和必拓提出进行指数定价,由于没有得到其他两大矿山公司和用户们的拥护,未能成功。虽然今年中钢协依然坚持实行年度定价的惯例反对指数定价,但是不可否认的是,指数定价的呼声越来越高。
  所谓指数定价,即是变相的现货价格。按照“我的钢铁”研究机构分析师徐向春的说法,现行的铁矿石价格指数是以中国港口到岸价格为基础进行编制,而铁矿石现货交易仅占海运市场的20%,主要集中在中国市场,日本、欧洲基本上没有现货市场。
  今年必和必拓再次明确主张指数定价。更进一步的是,在力拓撕毁中铝195亿美元注资案后,改而与必和必拓组建铁矿石合资公司后。“两拓”联手的可能性进一步加大。5月27日,必和必拓CEO高瑞斯(Marius Kloppers)在澳大利亚首都堪培拉举行的“矿业周”大会期间表示,尽管必和必拓提出的指数定价模式遭到中国等主要钢铁市场的反对,但是必和必拓仍然不打算放弃。
  事实上,目前铁矿石现货贸易量已经越来越多。高瑞斯表示,市场已经出现了基准价格和指数价格共存的情况,越来越多的铁矿石现在以现货市场价格结算,其中必和必拓在现货市场销售的铁矿石已经占到总量的20%以上,而以前只有10%。淡水河谷亦不例外,5月末,淡水河谷公司执行董事马定思对外表示:“对于淡水河谷来说,依靠现货市场的销售来存活是轻而易举的。”这家声称以前从不在现货市场销售的公司,也加大了现货市场销售力度。
  除了矿山公司支持指数定价外,一些坐收渔利的研究机构也以各种形式大力鼓吹支持指数定价。
  5月19日,英国《金属导报》(Metal Bulletin)表示,由于中国现货市场铁矿石交易的数量大幅增长,Metal Bulletin铁矿石指数将很快实现每日发布,从而提供即时的铁矿石基准价,试图以此取代铁矿石的掉期和现货价格。5月25日,山东日照国际铁矿石交易中心正式成立。同时亦有国内一些其他机构已经或正在准备推出自己的指数定价方式,企图在交易市场中扩大影响力。
  中钢协显然是不支持指数定价的。而南钢集团董事长杨思明对CBN记者表示,铁矿石长协矿价格可以以上一个季度的钢价为样本,结合对钢价预期,来确定下一季度铁矿石价格。
  “季度定价不失为一种折中的办法。”兰格钢铁研究机构分析师侯志芸告诉CBN记者,一方面季度定价可以解决年度把握不准的缺点,同时也可以解决钢铁公司生产较为稳定的问题。

  中国寻求应对之策

  无论钢铁企业多么不愿意,游戏规则正常运转的大环境已经发生了巨大变化。中国钢铁企业的当务之急是寻求应对之策。
  中国国内研究机构们首先支了一招——“联吴抗曹”之策。兰格钢铁认为,如果中国仅仅和淡水河谷一家供应商达成年度协议,在今年全球铁矿石市场需求低迷的情况下,必将重创“两拓”,在一定程度上瓦解了三大铁矿石巨头多年来形成的价格战略同盟关系,在未来国际铁矿石谈判中,局面对中国将更加有利,中国作为全球最大的铁矿石消费市场的真正利益才能得以正常化。
  该策略依据是,2008年中国进口铁矿石总量为4.44亿吨,占全球海运铁矿石总量的52%,其中从巴西进口约1亿吨,占进口总量的20.5%;从澳大利亚进口铁矿石1.8亿吨,占进口总量的40.5%;从印度进口铁矿石0.9亿吨,占进口总量的20.3%。从数据中可以看出,中国进口铁矿石份额中,长协矿占到六成多,其中澳大利亚铁矿石供应量占四成。
  侯志芸认为,由于铁矿石供求关系在今年发生逆转,三大铁矿石巨头集体提价阵营内部也开始出现分化,今年第一季度以来,国内铁矿石市场上巴西现货价格降幅超过40%,其大幅降价抢夺市场的目的显露无遗。在第一季度巴西向中国共出口4000万吨左右,如果按照这个趋势发展,全年的进口就是1.6亿吨,与去年相比较将增长60%。如果巴西的做法引起澳大利亚的反弹,澳大利亚的矿山必将利用其与中国之间运费优势与巴西竞争,这对中国铁矿石谈判无疑是极为有利的形势。
  不过,这只是权宜之策。中国钢铁行业集中度低一直是近几年中国钢铁企业没有话语权的根本原因。于是提高行业集中度,成为中国钢铁企业提高话语权最根本的途径。
  然而,提高行业集中度需要相当长的时间。当务之急,仍然有一条较为可行的策略,即整顿铁矿石进口秩序。虽然《钢铁产业调整与振兴规划》和中钢协都提出了整顿铁矿石进口秩序,但是至今依然没有官方提出切实可行的办法,一切依然停留在口头上。(第一财经日报)
  • 上一条新闻: 6月信贷重拾升势 上半年新增或达6.5万亿
  • 下一条新闻: 中国经济为何处在企稳回升“关键时期”
  • 返回上级新闻
  • 网站地图 | 百度地图 | 返回首页 | 方矩管 | 镀锌方管 | q345b方管16mn | 无缝方管 | 20#无缝方管 | q235方矩管 | q345c方管 | q345e方管 | q345d方管 | 企业荣誉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主营:
    电 话:0510-88268499、83051666   手 机:13405784567、13405781234
    地 址:无锡市惠山区惠澄大道77号龙之杰钢材市场A幢130室  
    COPYRIGHT 无锡云坤钢管有限公司 技术支持:前沿网络
    收缩

    在线客服